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陳崎嶸:報告文學作家要“身入、心入、情入”時代

作者:陳崎嶸   發布時間:2017年06月27日  來源:文藝報   

MAIN201706260648000513675204282

拙作報告文學《航民:一個共富的村莊》日前出版,算是圓了一個報告文學夢。

筆者青年時代曾在浙江地方上任職,因工作關系有幸結識航民村帶頭人朱重慶,歷30年,遂成摯友。其間筆者崗位變動頻繁,忽南忽北,亦政亦文。朱重慶從一村辦企業廠長,而成著名企業家,財富日增、光環罩身。但朱重慶待人接物、一如既往;珍視友誼、不改初衷。其人其事其情其義,可薄云天。但凡與他熟悉或接觸過的人,沒有不舉大拇指點贊的。在朱重慶身上,集中了中國農民美好品質、優良傳統、獨特智慧與現代企業家高尚良知、科學決策、和諧管理的完美統一。自忖作為一個文學工作者,不寫寫朱重慶,有點愧對這份幾十年友情,更愧對中國大地上涌現出來的新型農村帶頭人。另一方面,也緣于筆者對航民村的熟稔和對“三農”問題的關注,幾十年間,筆者曾多次去過航民村,朱重慶總是陪伴著,如數家珍般介紹航民村的新變化。那些新冒出來的廠房、農舍、生活場景,既給筆者帶來種種驚喜,也引發筆者多重思考。筆者覺得航民村在中國富裕村中有自己獨特的一抹亮色,值得寫出來。一滴水可見太陽,以資從事“三農”工作的同志借鑒。

怎么采訪,怎么創作?對于第一次從事報告文學創作的筆者而言,的確是個大問題。

清晰地記得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語重心長地對作家藝術家們說過,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不僅要“身入”,更要“心入”、“情入”。通過這部報告文學的創作,筆者更加真切地體會到習總書記這番話把準了文藝創作的命脈,真是金玉良言;對報告文學作家而言,更是具有醍醐灌頂的效用。筆者認識到,報告文學是時代投射到文學屏幕上的影像,人民群眾永遠是報告文學的“第一作者”,而且人民群眾始終是“集體創作”。即使是再優秀的報告文學作家,也僅僅是一個忠實的出色的執筆者而已。要寫出一個形神兼備、言行酷肖的朱重慶,一個真實客觀、風貌獨具的航民村,必須身入、心入,情入。

身入:就是撲下身子沉下去,真正地深入生活,走進村里。這種“身入”首先要求創作者放低身段,低調務實。筆者在航民村“待”了幾個月,不住賓館而住職工宿舍,不吃飯店而吃職工食堂,參加會議時坐在角落頭,平時有空就到村頭閑逛,真的把自己視作航民一員、普通一兵,而不是腹有詩書的作家,更不是居高臨下的領導。這種“身入”還要求學會與群眾打交道,用農民語言與群眾交流。初始時,航民人自己也擔心,農民兄弟不善言談,可能采訪不到需要的材料。但事實上,筆者與他們每一個人都交談交流得很好,那些精彩的故事、生動的細節,都是他們現場介紹和描述的。譬如,老支書才法老徐的遺孀胡阿二堅持為亡夫“燒飯”3年、1095天、2190餐,餐餐不落;譬如,朱重慶在污水處理廠檢查工作時,趁人不備親口“品嘗”污水的驚人之舉;譬如,職工羅嵐那段巧合而浪漫的列車邂逅故事……后來,彼此十分熟了,有的竟主動跑到筆者住處提供線索,食堂大媽還提出讓“北京來的大作家”為她剛出生的小孫子取個“文雅些”的名字。當報告文學文本基本形成后,筆者請朱重慶和航民人對文本反復審改,力求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地點、每一位人物、每一個名稱都真實準確。最后,朱重慶用蕭山普通話對我只說了一句話:“陳書記寫的這部書蠻真實、蠻風趣的。”這就是航民村對文本的最終認可和最高評價。此時的筆者,像一位期末考試成績及格的學生一樣,如釋重負,一身輕松!

心入:就是帶著心去觀察,用心去思考,在這種觀察和思考中融入筆者農村生活經歷和農村工作經驗,融入筆者對“三農”問題的分析和判斷。描寫朱重慶和航民村,絕不是簡單地寫一個農村致富的故事。筆者在航民村蹲點采訪中強烈地意識到,朱重慶的視野和航民村的經驗已遠遠超出農民致富的范疇,必須把航民村放到中國農村發展的歷史坐標系中去定位,有一些重要問題,需要在這部作品中進行描寫并作出回答:譬如,在一個經濟基礎相當薄弱、人才和資源極度匱乏的地方,如何無中生有、行穩致遠,保持經濟快速平穩持續發展?譬如,如何伴隨著農村經濟富裕的腳步,因地制宜地抓好對農民的思想觀念更新和文化知識教育,實現農民精神狀態和現代理念的整體性轉變?譬如,為什么航民村能堅持共同富裕道路、落實共享發展理念,內在的思想情感動力和運行保障機制是什么?譬如,一個帶頭人需要具備怎樣的素質和條件,才能在富甲一方后仍保持不變的初心和清醒的頭腦,避免成為“私營企業主”或“山大王”?譬如,黨如何通過科學的組織架構和骨干作用,將自己的使命和影響傳導并落實在村這一級基層組織中,促使每個細胞充滿生機和活力?譬如,農村的工業化與農業現代化、農村生態文明如何協調發展、共同推進、相得益彰,真正建成農民所希望的那種新農村?譬如,鄉鎮企業發展到今天,環境和條件均發生了巨大變化,還有沒有必要堅持致富農民、建設鄉村的初心?鄉鎮企業的當下價值究竟在哪里?等等。朱重慶和航民村以自己幾十年的實踐探索,科學而完滿地回答了上述問題。朱重慶事跡和航民村精神的精髓是:創業創新、共享共富、和美和諧。這個精髓體現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是中國農村今后的發展方向。從這一視角看,朱重慶的思路和航民村的做法具有普適意義,具有解答“三農”問題的獨特價值,航民村這個題材是“宏大”的。不能說,這些思考有多么深刻和新穎,更不能說,文本對這些思考表達得多么完美和精彩,但這些問題的確是筆者“心入”后感悟到的,它的提出至少使這部報告文學文本具有了一定的思想深度和典型意義。

情入:就是懷著敬畏和崇敬之情去體味、去領悟、去描寫,把作品主人公作為歷史創造者,體會他們辛勤創業的那種熱情、激情和艱難、不易,欣賞他們的高遠境界和樸素美德,盡可能“逼近”主人公的心靈領地,走進主人公的精神世界、情感世界,樂其所樂、憂其所憂、美其所美、惡其所惡。航民村并不是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它自然有成長中的煩惱、發展中的不足、前進中的矛盾。朱重慶顯然也不是先知先覺、十全十美的圣人和完人,他也有人生的憂樂、農民的局限、體制的掣肘,甚至有常人所沒有的委屈和壓力。譬如,筆者在采訪中深有感觸的是,朱重慶在村與廠之間“走鋼絲”、搞平衡。這種“走鋼絲”有風險、有壓力、非常難,不少鄉鎮企業因此而衰落,有的干脆“甩包袱”。但朱重慶不改初心,不畏艱難,他以過人的魄力、用特有的技巧,處理得水乳交融、天衣無縫,使得村企之間和諧相處、各得其所。譬如,航民村實施土地集體經營、車間化生產、機械化操作,即使虧本也要堅持務農種田等。如果不懂得農民那種對土地與生俱來、根深蒂固的眷戀之情,就很難理解他們的這種選擇和堅持。寫作者有時還需要懷著情感,設身處地、力所能及地協助他們分析一些問題,把航民村“變格”為自己的故鄉,把自己“模擬”成航民村領頭人朱重慶。譬如,在采訪中,筆者聽到一些村民對股份分紅的不滿足,就覺得自己有責任向航民村提出意見和建議。朱重慶和航民人從善如流,很快作出了進一步完善股份制、試行一定比例股權內部流通的決策。筆者也為自己的意見建議被采納、航民村因此有可能加速發展而深感欣慰。此時的筆者,似乎已是航民村這個大家庭中的一員,心里涌起了只有家庭成員才會有的那種親情和眷戀……

網友評分:

0人參與  0條評論(查看)  

網友評論
點擊刷新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匿名評論      已輸入字數: 0

相關文章
手游棋牌游戏运营 星际彩票平台怎么样 足球比分大赢家 财神爷打鱼机 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 有没有人靠11选5赚钱 九亿娱乐手机端 pk10官网开奖8197771 龙虎和时时彩押注口诀 领航pk10计划准吗 安切洛蒂 时时彩最稳打法 17年重庆时时彩骗局 有人玩快三赚到钱了吗 宝马后排娱乐 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视频 网球比分直播